金沙4787官网-澳门金沙4787.com|www.4787.com【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4787官网 > 文学 > 吴文英写过哪些诗?

吴文英写过哪些诗?

2018-12-31 07:05

  吴文英(约1200-约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他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宋史》无传。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州、杭州、越州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清全祖望答万经《宁波府志》杂问,谓吴文英“晚年困踬以死”,殆得其实。享年六十岁左右。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编定于淳佑九年(1249),卷十录吴文英词九首,时吴文英正在越州,年约五十。黄升并引尹焕《梦窗词叙》云:“ 求词于吾宋者,前有清真,后有梦窗。此非焕之言,四海之公言也。”沈义夫《乐府指迷》亦谓“梦窗深得清真之妙”。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云:“若梦窗词,合观通篇,固多警策。即分摘数语,每自入妙,何尝不成片段耶?”近代词论家多以姜词清空,吴词密丽,为二家词风特色。况周颐《蕙风词语》卷二又云:“ 近人学梦窗,辄从密处入手。梦窗密处,能令无数丽字,一一生动飞舞,如万花为春;非若琱蹙绣,毫无生气也。”《梦窗词集》有四卷本与一卷本两种。毛氏汲古阁所刻《梦窗甲乙丙丁稿》为四卷本,《疆村丛书》刻明太原张迁璋所藏为一卷本。存词300余首。号“词中李商隐”。在南宋词坛,吴文英属于作品数量较多的词人,其《梦窗词》有三百四十余首,在数量上除辛弃疾外无人与之抗衡;就题材而言,这些词大体可以分为三类:酬酢赠答之作,哀时伤世之作,忆旧悼亡之作。 在中国词史中,吴文英是一个引起过不少争论的人。他的词一向被人称为晦涩堆垛。南宋词人张炎便曾说吴文英的词“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断”。另外一些人对他却备极推崇。清代学者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中便曾说“梦窗(即吴文英)奇思壮采,腾天潜渊,反南宋之清,为北宋之秾挚”。又说他“运意深远,用笔幽邃,炼字炼句,迥不犹人。貌观之雕缋满眼,而实有灵气行乎其间”。另外,吴文英因与奸相贾似道关系亲密而受到人们的抨击。然客观地讲,吴文英的词善用典故,体物入微,遣词清丽,实为难得。断烟离绪。 关心事,斜阳红隐霜树。 半壶秋水荐黄花,香噀西风雨。 纵玉勒、轻飞迅羽。 凄凉谁吊荒台古。 记醉踏南屏,彩扇咽、寒蝉倦梦,不知蛮素。 聊对旧节传杯,尘笺蠹管,断阕经岁慵赋。 澡兰香词

  小蟾斜影转东篱,夜冷残蛩语。 早白发、缘愁万缕。 惊飙从卷乌纱去。 漫细将、茱萸看,但约明年,翠微高处。

  绣幄鸳鸯柱。 红情密,腻云低护秦树。 芳根兼倚,花梢钿合,锦屏人妒。 东风睡足交枝,正梦枕、瑶钗燕股。 障滟蜡、满照欢丛,嫠蟾冷落羞度。 人间万感幽单,华清惯浴,春盎风露。 连鬟并暖,同心共结,向承恩处。 凭谁为歌长恨?暗殿锁、秋灯夜语。 叙旧期、不负春盟,红朝翠暮。

  小娉婷,清铅素靥,蜂黄暗偷晕。 翠翘攲鬓。 昨夜冷中庭,月下相认。 睡浓更苦凄风紧。 惊回心未稳。 送晓色、一壶葱茜,才知花梦准。 湘娥化作此幽芳,凌波路,古岸云沙遗恨。 临砌影,寒香乱、冻梅藏韵。 熏炉畔、旋移傍枕,还又见、玉人垂绀鬒。 料唤赏、清华池馆,台杯须满引。

  门隔花深梦旧游。 夕阳无语燕归愁。 玉纤香动小帘钩。 落絮无声春堕泪, 行云有影月含羞。 春风临夜冷于秋。

  波面铜花冷不收。 玉人垂钓理纤钩。 月明池阁夜来秋。 江燕话归成晓别,水花红减似春休。 西风梧井叶先愁。

  试灯夜初晴 卷尽愁云,素娥临夜新梳洗。 暗尘不起。 酥润凌波地。 辇路重来,仿佛灯前事。 情如水。 小楼熏被。 春梦笙歌里。 诉衷情

  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 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 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 旧尊俎。 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 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 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

  听风听雨过清明。 愁草瘗花铭。 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 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西园日日扫林亭。 依旧赏新晴。 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 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次吴江小泊,夜饮僧窗惜别,邦人赵簿小妓侑尊,连歌数阙,皆清真词。酒尽,已四鼓,赋此词饯尹梅津 送客吴皋。 正试霜夜冷,枫落长桥。 望天不尽,背城渐杳,离亭黯黯,恨水迢迢。 翠香零落红衣老,暮愁锁、残柳眉梢。 念瘦腰。 沈郎旧日,曾系兰桡。 仙人凤咽琼箫。 怅断魂送远,九辩难招。 醉鬟留盼,小窗剪烛,歌云载恨,飞上银霄。 素秋不解随船去,败红趁、一叶寒涛。 梦翠翘。 怨鸿料过南谯。

  宫粉雕痕,仙云堕影,无人野水荒湾。 古石埋香,金沙锁骨连环。 南楼不恨吹横笛,恨晓风、千里关山。 半飘零,庭上黄昏,月冷阑干。 寿阳空理愁鸾。 问谁调玉髓,暗补香瘢。 细雨归鸿,孤山无限春寒。 离魂难倩招清些,梦缟衣、解佩溪边。 最愁人,啼鸟晴明,叶底青圆。

  修竹凝妆,垂杨驻马,凭阑浅画成图。 山色谁题,楼前有雁斜书。 东风紧送斜阳下,弄旧寒、晚酒醒馀。 自消凝,能几花前,顿老相如。 伤春不在高楼上,在灯前攲枕,雨外熏炉。 怕舣游船,临流可奈清臞。 飞红若到西湖底,搅翠澜,总是愁鱼。 莫重来,吹尽香绵,泪满平芜。

  绣圈犹带脂香浅。 榴心空叠舞裙红,艾枝应压愁鬟乱。 午梦千山,窗阴一箭。 香瘢新褪红丝腕。 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秋怨。

  晴丝牵绪乱。 对沧江斜日,花飞人远。 垂杨暗吴苑。 正旗亭烟冷,河桥风暖。 兰情蕙盼。 惹相思、春根酒畔。 又争知、吟骨萦消,渐把旧衫重剪。 凄断。 流红千浪,缺月孤楼,总难留燕。 歌尘凝扇。 待凭信,拌分钿。 试挑灯欲写,还依不忍,笺幅偷和泪卷。 寄残云、剩雨蓬莱,也应梦见。

  池上红衣伴倚阑。 栖鸦常带夕阳还。 殷天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 乡梦窄,水天宽。 小窗愁黛淡秋山。 吴鸿好为传归信,杨柳阊门屋数间。

  人去西楼雁杳。 叙别梦、扬州一觉。 云澹星疏楚山晓。 听啼鸟,立河桥,话未了。 唐多令

  雨外蛩声早。 细织就、霜丝多少。 说与萧娘未知道。 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何处合成愁。 离人心上秋。 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 年事梦中休。 花空烟水流。 燕辞归、客尚淹留。 垂柳不萦裙带住,漫长是、系行舟。

  采幽香,巡古苑,竹冷翠微路。斗草溪根,沙印小莲步。自怜两鬓清霜,一年寒食,又身在云山深处。 昼闲度,因甚天也悭春,轻阴便成雨?绿暗长亭,归梦趁风絮。有情花影阑干,莺声门径,解留我霎时凝伫。

  烟波桃叶西陵路,十年断魂潮尾。古柳重攀,轻鸥聚别,陈迹危亭独倚。凉飔乍起,渺烟碛飞帆,暮山横翠。但有江花,共临秋镜照憔悴。 华堂烛暗送客,眼波回盼处,芳艳流水。素骨凝冰,柔葱蘸雪,犹忆分瓜深意。清尊未洗,梦不湿行云,漫沾残泪。可惜秋宵,乱蛩疏雨里。

  羞红鬓浅恨,晚风未落,片绣点重茵。旧堤分燕尾,桂棹轻鸥,宝勒倚残云。千丝怨碧,渐路入、仙坞迷津。肠漫回,隔花时见、背面楚腰身。 逡巡。题门惆怅,坠履牵萦。数幽其难准。还始觉、留情缘眼,宽带因春。明朝事与孤烟冷。做满湖、风雨愁人。山黛瞑,尘波淡绿无痕。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镫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吴文英资料

  枝袅一痕雪在,夜藏几豆春浓。玉奴最晚嫁东风,来结梨花幽梦。 香力天熏罗被,瘦肌犹怯冰绡。绿阴青子老溪桥,羞见东邻娇小。

  展开全部在南宋词坛,吴文英属于作品数量较多的词人,其《梦窗词》有三百四十余首,在数量上除辛弃疾外无人与之抗衡;就题材而言,这些词大体可以分为三类:酬酢赠答之作,哀时伤世之作,忆旧悼亡之作。《霜叶飞》断烟离绪。 关心事,斜阳红隐霜树。 半壶秋水荐黄花,香噀西风雨。 纵玉勒、轻飞迅羽。 凄凉谁吊荒台古。 记醉踏南屏,彩扇咽、寒蝉倦梦,不知蛮素。 聊对旧节传杯,尘笺蠹管,断阕经岁慵赋。 澡兰香词小蟾斜影转东篱,夜冷残蛩语。 早白发、缘愁万缕。 惊飙从卷乌纱去。 漫细将、茱萸看,但约明年,翠微高处。《宴清都》绣幄鸳鸯柱。 红情密,腻云低护秦树。 芳根兼倚,花梢钿合,锦屏人妒。 东风睡足交枝,正梦枕、瑶钗燕股。 障滟蜡、满照欢丛,嫠蟾冷落羞度。 人间万感幽单,华清惯浴,春盎风露。 连鬟并暖,同心共结,向承恩处。 凭谁为歌长恨?暗殿锁、秋灯夜语。 叙旧期、不负春盟,红朝翠暮。

  小娉婷,清铅素靥,蜂黄暗偷晕。 翠翘攲鬓。 昨夜冷中庭,月下相认。 睡浓更苦凄风紧。 惊回心未稳。 送晓色、一壶葱茜,才知花梦准。 湘娥化作此幽芳,凌波路,古岸云沙遗恨。 临砌影,寒香乱、冻梅藏韵。 熏炉畔、旋移傍枕,还又见、玉人垂绀鬒。 料唤赏、清华池馆,台杯须满引。

  门隔花深梦旧游。 夕阳无语燕归愁。 玉纤香动小帘钩。 落絮无声春堕泪, 行云有影月含羞。 春风临夜冷于秋。

  波面铜花冷不收。 玉人垂钓理纤钩。 月明池阁夜来秋。 江燕话归成晓别,水花红减似春休。 西风梧井叶先愁。

  试灯夜初晴 卷尽愁云,素娥临夜新梳洗。 暗尘不起。 酥润凌波地。 辇路重来,仿佛灯前事。 情如水。 小楼熏被。 春梦笙歌里。 诉衷情

  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 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 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 旧尊俎。 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 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 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

  听风听雨过清明。 愁草瘗花铭。 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 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西园日日扫林亭。 依旧赏新晴。 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 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次吴江小泊,夜饮僧窗惜别,邦人赵簿小妓侑尊,连歌数阙,皆清真词。酒尽,已四鼓,赋此词饯尹梅津 送客吴皋。 正试霜夜冷,枫落长桥。 望天不尽,背城渐杳,离亭黯黯,恨水迢迢。 翠香零落红衣老,暮愁锁、残柳眉梢。 念瘦腰。 沈郎旧日,曾系兰桡。 仙人凤咽琼箫。 怅断魂送远,九辩难招。 醉鬟留盼,小窗剪烛,歌云载恨,飞上银霄。 素秋不解随船去,败红趁、一叶寒涛。 梦翠翘。 怨鸿料过南谯。

  宫粉雕痕,仙云堕影,无人野水荒湾。 古石埋香,金沙锁骨连环。 南楼不恨吹横笛,恨晓风、千里关山。 半飘零,庭上黄昏,月冷阑干。 寿阳空理愁鸾。 问谁调玉髓,暗补香瘢。 细雨归鸿,孤山无限春寒。 离魂难倩招清些,梦缟衣、解佩溪边。 最愁人,啼鸟晴明,叶底青圆。

  修竹凝妆,垂杨驻马,凭阑浅画成图。 山色谁题,楼前有雁斜书。 东风紧送斜阳下,弄旧寒、晚酒醒馀。 自消凝,能几花前,顿老相如。 伤春不在高楼上,在灯前攲枕,雨外熏炉。 怕舣游船,临流可奈清臞。 飞红若到西湖底,搅翠澜,总是愁鱼。 莫重来,吹尽香绵,泪满平芜。

  绣圈犹带脂香浅。 榴心空叠舞裙红,艾枝应压愁鬟乱。 午梦千山,窗阴一箭。 香瘢新褪红丝腕。 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秋怨。

  晴丝牵绪乱。 对沧江斜日,花飞人远。 垂杨暗吴苑。 正旗亭烟冷,河桥风暖。 兰情蕙盼。 惹相思、春根酒畔。 又争知、吟骨萦消,渐把旧衫重剪。 凄断。 流红千浪,缺月孤楼,总难留燕。 歌尘凝扇。 待凭信,拌分钿。 试挑灯欲写,还依不忍,笺幅偷和泪卷。 寄残云、剩雨蓬莱,也应梦见。

  池上红衣伴倚阑。 栖鸦常带夕阳还。 殷天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 乡梦窄,水天宽。 小窗愁黛淡秋山。 吴鸿好为传归信,杨柳阊门屋数间。

  人去西楼雁杳。 叙别梦、扬州一觉。 云澹星疏楚山晓。 听啼鸟,立河桥,话未了。 唐多令

  雨外蛩声早。 细织就、霜丝多少。 说与萧娘未知道。 向长安,对秋灯,几人老?

  何处合成愁。 离人心上秋。 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 年事梦中休。 花空烟水流。 燕辞归、客尚淹留。 垂柳不萦裙带住,漫长是、系行舟。

  采幽香,巡古苑,竹冷翠微路。斗草溪根,沙印小莲步。自怜两鬓清霜,一年寒食,又身在云山深处。 昼闲度,因甚天也悭春,轻阴便成雨?绿暗长亭,归梦趁风絮。有情花影阑干,莺声门径,解留我霎时凝伫。

  烟波桃叶西陵路,十年断魂潮尾。古柳重攀,轻鸥聚别,陈迹危亭独倚。凉飔乍起,渺烟碛飞帆,暮山横翠。但有江花,共临秋镜照憔悴。 华堂烛暗送客,眼波回盼处,芳艳流水。素骨凝冰,柔葱蘸雪,犹忆分瓜深意。清尊未洗,梦不湿行云,漫沾残泪。可惜秋宵,乱蛩疏雨里。

  羞红鬓浅恨,晚风未落,片绣点重茵。旧堤分燕尾,桂棹轻鸥,宝勒倚残云。千丝怨碧,渐路入、仙坞迷津。肠漫回,隔花时见、背面楚腰身。 逡巡。题门惆怅,坠履牵萦。数幽其难准。还始觉、留情缘眼,宽带因春。明朝事与孤烟冷。做满湖、风雨愁人。山黛瞑,尘波淡绿无痕。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镫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吴文英资料

  枝袅一痕雪在,夜藏几豆春浓。玉奴最晚嫁东风,来结梨花幽梦。 香力天熏罗被,瘦肌犹怯冰绡。绿阴青子老溪桥,羞见东邻娇小。

  4373获赞数:53130毕业于南京工业学院,读过很多历史相关书籍。向TA提问a

  展开全部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宋代哪位诗人,我会脱口而出:吴文英(按:我当然知道吴文英是词人,但我更乐意叫他诗人)。为什么?道理很单纯:根据心理的对立原理,人不想成为自己,想成为另一个人,用现代的术语说,即人想成为他者。吴文英的长处正是我的短处,所以,我当然会喜欢他了。那么吴文英有哪些长处呢?吴癯庵在《词学通论》中说出了一段我不必亲口说出的话,他认为吴文英(号梦窗)的诗词:“以绵丽为尚,运思深远,用笔幽邃,炼字炼句,迥不犹人;貌视之,雕缋满眼,而实有灵气行乎其间。”的确,他那“雕缋满眼”、“潜气内转”的浓丽字句,绮旖芬芳、镂金刻翠,我是运用不来的,但对其个中手腕却极为艳羡。

  梦窗的诗词组织之工细,布局之精妙,在其长调中最可见出,构造井然,不拖沓亦不板重,转身运气丝丝入理,且又法度谨严。那正是如近人吴学廉所说之模样:“肴馔百家有人在,楼台七宝自修成。”马志嘉、章心绰在《吴文英资料汇编》(中华书局2006年版)中亦附和赞曰:“梦窗琢炼字辞,精于造句,固多警策,超逸处则仙骨珊珊,幽索处则孤怀耿耿,即分摘数语,亦闪闪有光,超凡入妙。‘不成片段’之说,不知有何之本。”三人所说甚合我心,吴文英那“炫人眼目”的七宝楼台之绵丽诗句从来便是我的至爱;而对于有些人(如王国维,见后)说他“隔”或完整性不够或晦涩凝滞等,我不但不仅不以为然,也完全不能同意。

  的确,在南宋,吴文英堪称是最能深隐秀丽地把玩汉字的诗人,他对诗艺的讲究,如他自己所说:“音律欲其协,否则成长短之诗。下字欲其雅,否则成缠令之体。用字不可太露,露则直突而无深长之味。发意不可太高,高则狂怪而失柔婉之心。”由此可见梦窗在形式上的别构一格,而且还可见他对刘勰《文心雕龙》的《情采》篇中“形式”的意味是玩味至深的:“虎豹无文,则鞹同犬羊;犀兕有皮,而色资丹漆,质待文也。”为此,面对这位形式主义大师,《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才会将他比之为诗中的李商隐:“词家之有吴文英,亦如诗家之有李商隐。”

  说了上面这几大段话,下面让我们推开绣户来看另一片风景,即来共赏吴文英的《莺啼序》(一首宋词中最长的音乐),且看他是如何在病酒之中织成锦绣诗篇的: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这里须略略交待一下他的生平。吴文英早年居苏州,三十多岁后一直生活在杭州。他一生基本上都是以幕僚、清客身份在这两地消磨。因此他一生所吟诗词都以这两地为最。之外,他曾纳苏杭二妾,后一遣一死,这在他的诗词中有大量记载,如:《渡江云三犯》、《莺啼序》、《画堂春》、《绛都春》等均是吟二妾之事。夏承焘在《吴梦窗系年》中也为我们指点了此事:“集中怀人诸作,其时夏秋,其地苏州者,殆皆忆苏州遣妾;其时春,其地杭者,则悼杭州亡妾。”知道了这节情事,我们对此诗回忆的对象也就十分清楚了。

  此诗词总分为四:第一段从暮春的一天写起,以“残寒正欺病酒”一句破题。从第二段起,回忆正始登场:诗人与情人初遇西湖上的情景可谓历历在目,点点滴滴都十分精细传神,“锦儿偷寄幽素”声音和词色均好,当让人轻轻玩味、品尝,不必作手术刀式的解读。另外,文英所回忆的“十载西湖”恰是他过去的爱情与欢乐,不免让人联想到杜牧《遣怀》中一句英俊颓唐之诗“十年一觉扬州梦”,晚唐与南宋在此跨越了时空完成了一次缱绻的对话,这又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真可喜可贺矣!

  第三段,一上来便是突接,似峰断而云连也。在此,诗人翻着一笔,往深一步续写寻访中对往日情事的追忆,并点出佳人已逝,真是几番风雨葬花,唯有“泪墨惨淡尘土”之中了,而离情别绪又恰似“此恨绵绵无绝期”。末段更是对亡妾的深情凭吊,“离痕欢唾”最可触摸感人,也是前后照应,如陈洵说:“‘欢唾’是第二段之欢会,‘离痕’是第三段之临分。”从“欢唾”到“离痕”,又应了此诗词的主题:美丽的回忆尽在伤春与伤别。

  以上对梦窗《莺啼序》所作的内容串讲,并非我在此的重点,因此有必要简略。细心的读者应注意我在每段中拈出的一二个词句,这才是我的用意所在,即通过这几个词句,逗引起我们去吴文英的诗词中捶幽凿险,探寻那无数色泽不一的丽字,那里可是有太多的悬崖上的花枝在向风试探呀,也在向我们之中一些警惕的迎风者试探。而稍稍分心,他那水光云影、摇荡绿风的词句就会“抚玩无极,追寻已远”(周介存);他那“举博丽之典,审音拈韵,习谙古偕”(朱疆村)之深邃缜密、缱幽抉潜的意趣和妙处便不能透彻入骨、体会至深。

  如此说来,吴文英似乎留给我们这样一副形象:他在“试灯夜初晴”之后,又若“五湖倦客,独钓醒醒”;他的文字精深微妙,只缘于他是一位“苦工通神”、锻炼词句的诗人,或按现在流行的说法,他仅是一位文字的炼金术士。这样说当然无碍,但有一点,我要特别提出,在这一切之上,吴文英的气质特别沉着致密,正是由于他这一非凡之特色,才使其能运用“锐感,即用敏锐直接的感受来修辞。”(叶嘉莹)而“锐感”也正是他发力完美之所在,天才之所在。又犹如《莺啼序》起首一句“残寒正欺病酒”,颓唐文人的缠绵形象一下子就被吴文英敏锐地感受到并呼之欲出了,当然吴文英炼字的神秘也在此被叶嘉莹的“锐感”当场捕捉了。顺便说一句,叶嘉莹还说过一句直抵我内心深处的话:“我个人以为吴词不是姜白石所能赶上的。”(见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岳麓书社,1989年版,第401页)最后,我要以如下结语为本篇收尾:吴文英那“病酒”之中织成的锦绣(《莺啼序》),既有他炼字的神功,也有他天生的“锐感”在暗中相助。

本文链接:吴文英写过哪些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