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4787官网-澳门金沙4787.com|www.4787.com【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4787官网 > 文学 > 周邦彦《兰陵王·柳》:送别情人后的落寞情思

周邦彦《兰陵王·柳》:送别情人后的落寞情思

2019-01-24 15:50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周邦彦(1057—1121)字美成,号清真,浙江钱塘人。神宗元丰(1078-1085)初,到汴京(今河南省开封市)入太学为生员。读书期间,因为写过一篇《汴都赋》描写当时汴京风貌,歌颂新法,受到神宗的赏识,被任命为太学正(类似今天大学里的辅导员)。接着的十余年间,赴外地任地方官,先后做过庐州(今安徽合肥市)教授、溧水(今江苏溧水县)县令等。哲宗绍圣三年(1096),又回到汴京,先后任国子监主簿、校书郎等官职。徽宗时,提举大晟府,负责谱制词曲等事务。接着,再次调任外职,先后在顺昌(今福建省顺昌县)府、处州(今浙江省丽水市)等地任职。1121年死于南京(今河南商丘市南)。

  周邦彦先后两度在汴京居住、为官。从词中的“闲寻旧踪迹”一句看,这首词应该作于周邦彦第二回居住汴京时期。

  关于写作这首词时的具体情况,究竟是送别词还是离别词——词人是留者还是行者,有不同说法。

  清人周济《宋四家词选》提出“客中送客”的说法,即送别之词。此后注家多采信这一说法。胡云翼《宋词选》称这首词是“借送别来表达自己‘京华倦客’的郁闷心情”。《唐宋词鉴赏辞典》认为这样解释“不算十分贴切”,是“周邦彦写自己离开京华时的心情”,“此时他已倦游京华,却还留恋那里的情人,回想和她来往的旧事,恋恋不舍地乘船离去”。尽管承认王国维考证宋人张端义《贵耳集》所记因跟名妓李师师相好得罪徽宗被押出都门、李师师备酒相送、周邦彦因而作此词的风流韵事为虚妄之说,但仍然据此得出这词为周邦彦离开京华时所作的推论(袁行霈撰文)。

  细品词意,我认为,送别的说法较为合理。不管京华让周邦彦遭受了什么,临别之际一般不会产生京华倦客的心理,反而可能生出留恋之情;“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分明是自哀孤独——朋友南去,词人独自滞留京华;“别浦萦回,津堠岑寂”,表现的也是友人离去之后,于送别之地睹物思人的情景。从“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几句看,所送友人应该是异性情人。

  柳字读音接近“留”字,因而折柳被赋予了惜别、怀远、思乡等意思,折柳送别因此成为文人墨客间的风尚习俗。折柳送别的历史相当悠久,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诗经》里的《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已经用柳树景致表现离别情思了。北朝乐府《鼓角横吹曲》中有《折杨柳枝》云:“上马不捉鞭,反拗杨柳枝。下马吹横笛,愁杀行客人”。唐代诗人笔下就更多了:张九龄“纤纤折杨柳,持此寄情”;李白“攀条折春色,远寄龙庭前”;又“无令长相思,折断杨柳枝”;又“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白居易“为近都门多送别,长条折尽减春风”;鱼玄机“朝朝送别泣花钿,折尽春风杨柳烟”。有如李白诗句“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所言,唐代时,长安灞桥两岸,十里长堤,一步一柳,由长安东去的人多在此地道别,送别者折柳枝相赠,以寄托惜别、相思之情。

  《唐宋词鉴赏辞典》把这首词解读为按照时间顺序表现离别之情的作品,“第一叠借隋堤烘托了离别的气氛”,时间是正午;“第二叠写乍别之际,第三叠写渐远之后”,时间是傍晚时分。

  但是,这样解读有几个难以讲通的地方。首先是,上片的“曾见几番……送行色”、“年去岁来”,不像是描写当下的离别。其次是,中片“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分明是在重游故地,回忆往事。

  这里我提出尝试提出一种新的解读:这是词人送别情人之后重游离别之地(隋堤、别浦、津堠),触景生情,回忆往昔,惆怅不已。

  三片的结构都是前半写景,写眼前之景;后半抒情,以回忆方式抒发离别之情。具体地说,上片前五句写离别场所隋堤的柳树之景,后五句抒发词人继续居京的郁闷之情,因为情人离去,汴京的生活已经感到无趣。中片前三句写当初饯别所在,从有音乐、有灯烛、有酒的情况看,应该是酒楼。第四句交代时间,清明节当天,这是一个容易令人伤感的日子。后四句是词人想象中情人在离去的路途上思念自己的情形。下片前五句写眼前之景,后五句抒发对从前二人相处时美好情景(月榭携手,露桥闻笛)的怀念之情,似梦、泪暗滴,感情很深。

  周邦彦的词精雕细琢,辞藻华丽,缺少真情实感。但在南宋时期颇有影响,姜夔、史达祖、吴文英等人都受到他的影响,俨然成为一派。

  宋毛开《樵隐笔录》记载,这首词在南宋绍兴年间曾风靡一时,常有人于送别之时吟唱。因其分三片,人称《渭城三叠》。

本文链接:周邦彦《兰陵王·柳》:送别情人后的落寞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