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4787官网-澳门金沙4787.com|www.4787.com【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4787官网 > 文学 >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化用了这个人的宋词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化用了这个人的宋词

2019-02-01 12:08

  诗词爱好者对于这首词非常熟悉,不需要老街重复,今天老街简单聊一下这首词的另外两个问题。第一,纳兰的这首词和一首宋词的立意很像;第二,在章法上这首词又和另一位词人的作品很像。都是我的个人理解,一家之言未必准确啊,欢迎指正!

  纳兰性德(1655 -1685 ),字容若, 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人。纳兰容若是清朝最著名的词人之一,可惜而立之年就去世了。短短的三十年留下了不少著作和诗篇。

  据说《纳兰词》传至国外,朝鲜人惊讶“谁料晓风残月后,而今重见柳屯田”。能够与”凡饮井水处,皆能歌柳词“的柳永相比,可见纳兰的风头不亚于今天娱乐圈的天皇巨星。在他生前还有人称“家家争唱《饮水词》“ , 用今天的说法来比喻,差不多就是“人人都会唱双截棍”、“凡饮井水处,都知道周杰伦。”

  说起纳兰词来,未必人人都能背上几篇,但是大家都能说出几个名句。例如”辛苦最怜天上月、而今真个悔多情、谁道飘零不可怜、人生若只如初见、今古河山无定据........就像老街哼歌一样,我几乎没有一首歌能从头唱到尾,不过很多歌曲都能跟着哼哼几句。

  纳兰的这首《浣溪沙》是其最有名的作品之一,结尾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更是家喻户晓:

  这首词是一首悼亡诗,为纪念亡妻卢氏所做。 不过这首《浣溪沙》似乎也有出处。晚清《蕙风词话》的作者况周颐认为,纳兰的这首词与宋人黄简的一篇作品很像:

  南宋文学家周紫芝说:“自古诗人文士,大抵皆祖述前人作语”。古人吟诗作赋时,隐括前人之意或者化用前人妙句,将之融入自己作品中是很常见的事情。

  黄简这首词和纳兰词一样,都是上阕写景,下阕抒情,区别是纳兰上阕写眼前事,下阕回忆往昔。而黄简词上阕似乎也是回忆中的意象,下阕议论和抒情,结尾还是往昔的场景。

  两首词上阕皆以写景为主,带有悲凉、惆怅的感情色彩。纳兰词中西风是凉的,黄叶是萧疏的,远处是将落的残阳;黄简词中有邻水楼阁、绿荫梧桐、打窗风雨、逼帘烟月,还有夜里弹琴的身影,这些可以理解为眼前的意象,不过老街更觉得像是过去的回忆 。

  下阕黄简的“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被纳兰一句隐括“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下阕回忆的“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和黄简词结尾“鲛绡晕满,蟫锦香沉”都是对于过去的回忆。不过次序不同,纳兰词放在前面,然后以议论抒情收尾:当时只道是寻常。

  而黄简在感慨(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以后,重新又开始回忆,衔接“幽梦费重寻”以景收尾:难忘最是,鲛绡晕满,蟫锦香沉。

  这类时空交错的词周邦彦最擅长,但是这种词的章法较复杂,让读者理解起来有些难度。

  纳兰词和黄简都有今昔对比、时空交错的特点,我们比较一下北宋词人周邦彦的这首《少年游》:

  “而今”之前都是回忆,“而今”之后是眼前景,“不似”又回到了过去。可以看出,黄简词和周邦彦词的章法结构几乎一模一样。

  周邦彦与之前的苏轼、欧阳修等词人不同,他常常把过去、现在、未来的情景循环交错,虽然雕刻精工但是繁而不乱 。《介存斋论词杂著》评价说:“美成思力,独绝千古”,并且认为“读得清真词多,觉他人之作,都不十分经意”:

  周邦彦被称为词中老杜、集大成者,他对于南宋文人雅词的繁荣与发展有承前启后之功。因为他的“钩勒之妙”有点复杂,所以比较其他的北宋词稍微费解一些。 在《人间词话》中,可以看出王国维曾经有一段时间并不认可周邦彦,叶嘉莹先生还专门就王国维对于周邦彦认识的前后转变写过文章:

  这首《少年游》要读明白就挺烧脑的,他的千古名篇《兰陵王·柳》更是如此,这里就不细说了。

  第1句发感慨,2、3句是眼前景物,烘托气氛 。4、5句是回忆夫妻过去的美好生活。第6句结尾一声叹息:当时只道是寻常,恰是黄简“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之意。

  创作诗词时,首先是立意,想明白要表达什么,然后确定章法结构,再次练字炼句,结尾要注意如何收,议论收、抒情收、写景收,各有不同味道。老街也喜欢纳兰词,很久以前就写过一首《菩萨蛮》纪念纳兰性德:

  《青花瓷》、《卷珠帘》、《盗将行》真古风与假古风的区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化用了这个人的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