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4787官网-澳门金沙4787.com|www.4787.com【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金沙4787官网 > 装修 > 泛白的布包、陈旧的相册珍藏着这位90岁老战士最

泛白的布包、陈旧的相册珍藏着这位90岁老战士最

2019-05-09 22:28

  提及“历史”二字,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缅怀铭记过后,有多少人还能切身体会到当时的国破山河,浴火重生?

  今年是渡江战役70周年!70年前的春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全线发起渡江战役。这场战争整整持续了42天,伤亡达6万余人!

  70年前的那场战役,让当时年仅19岁的臧翔坤义无反顾地拿起了枪杆子,并在暮年之时将战火带来的荣光刻进他的皱纹。

  臧爷爷如今已90岁高龄,身体硬朗、说线岁从军,他先后参加过多次战役,当过战士、通讯员、文书、文化教员,后提升副指导员。

  “这是我们机炮连连长,这个是我们团政治区主任,这是我们机炮连副连长,这是我们连里的排长,这是我们连的通讯员...”臧爷爷拿出一本陈旧的老相册,指着一张张黑白照片跟我们介绍着,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1946年,17岁的臧翔坤加入了中国,上头下达指令:鼓励党员份子带头入伍。同年,臧翔坤参军,成为团部警卫员,为了便于打游击,当时臧翔坤所在连就被分派在侯河靖中大队6连。

  淮海战役后,臧翔坤所在部队驻扎苏北淮阴一带休整。由于在淮海战役中表现突出,臧翔坤立下三等功,正式提升文化教员,负责教战士唱歌、行军艰苦时鼓舞士气、表彰先进、抢救伤员。

  1949年春节后,为积极响应毛主席关于“向长江以南进军” 的号召,臧翔坤所在十军团29军86师257团抵达如皋县集合,后又进至靖江,紧张地进行渡江战役前期准备工作。

  据臧翔坤回忆:“刚刚从如皋抵达长江边时,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一怕我方木船难抵军舰;二怕长江天堑,风大浪大,我们很多战士都不会游泳;三怕掉江里喂了‘江猪’。”

  当时,反动派为了依托长江以南半壁江山重振军力,一面玩弄和平阴谋,一面加强长江防御,企图保存实力,取得喘息机会,于湖口、安庆、南京至长江段沿江及浙赣铁路以北地区,布防24个军72个师;直接担任江阴至南京段防务的约6个军20个师。

  臧翔坤所在十军团29军86师接到的任务是:不仅要登陆长山,还要攻打黄山和肖山。十军团29军86师256团驻扎东面,257团驻扎西面。

  臧翔坤回忆:“当时256团作为主攻突击团率先起航,团长为孔诚,他指挥的1营营长是尹家丰,1营1连的连长叫陈宽衔,突击排长则为张朝贵。”

  4月21日晚8时,在丹华港船工陈世荣的运送下,突击排仅用了50分钟便顺利登上了南岸长山中段,1连1排排长张朝贵第一个跳下水,率全排矫捷地涉水约1里的浅滩,爬上长山,俘虏了敌方副连长以下16人,解决了5个碉堡,并且使我方一无伤亡。

  突击排占领长山后,向江北发送了3发红色信号弹,告诉江北所有部队全线起航渡江。

  4月21日晚9点50分左右,257团起航。“对了,当时部队即将抵达江阴时,从镇江方向驶来一艘打着探照灯的军舰,我军所有人都趴在船上,一动不动。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军舰并未发现我们,这才得以顺利渡江。”臧翔坤突然想起来这段小插曲。

  257团登陆长山后,只见一身穿军装的人突然跑来,向2营营长陈平报信:“快上黄山,黄山要塞司令员戴戎光要逃啦!”

  原来,这名身穿军装的人为我军地下工作者——十军团29军86师257团的教导员徐以逊。接到通知后,2营全体人员全副武装,伪装成上黄山。

  没走多久,又一地下工作者来催:“你们快呀,戴戎光要溜了。”2营营长带着20多人急速登陆黄山,一脚踢开戴戎光指挥部的门,2营通讯员拿枪对准戴戎光,并缴获了的枪,将戴戎光和他老婆交给团指挥。

  至此,黄山副司令(我方地下工作者)宣布:黄山要塞全部起义,戴戎光领导的3000多人全部投降,否则靖江损失巨大!

  令人痛心的是,在阻止黄山敌人逃跑过程中,1营副连长黄龙彪和教导员杨震亚牺牲!

  臧翔坤说:“这场战役之所以能取得胜利,离不开我军前期充足准备和老百姓的鼎力支持,这两者缺一不可!”

  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渡江战役前夕,我军突击排事先穿了便衣、乔装打扮趁敌方不备登陆长江侦察地形,并打入内部,将敌人的武力配备、炮兵装置等掌握得一清二楚。

  渡江战役期间,正是领导的武装部队最兴旺的时候!为何这么说呢?当时拥兵70万,而我军已拥有整整500万正规兵力,其中地方部队占200万,人数上占了绝对优势。兵力来源除了淮海战役期间的俘虏兵充实部队,更多的是地方参军人数激增,老百姓自发参军,保家卫国。

  除此之外,人民全力支持粮食、牲口、钱物、船及船工、组织船渡江,战士所到之处无不扎彩门、修路欢迎。罗家桥、六助港、蟛蜞港、天生港...很多老百姓家里都曾住过解放军!

  臧爷爷家里有一块被细心珍藏的布包,据说是打仗时缴获的战利品,这可是他的宝贝。

  包里“藏”着大大小小十几块军章,最下面那块黑色的就是纪念渡江战役的。臧爷爷说:“为什么这块章是黑色的?因为渡江是在晚上,嘿嘿。”

  解放后(1950年),部队急需建设空军,当时中央指令东北野战军的参谋长刘亚楼组织建设空军,华野的司令员陈毅说:华东野战军十军团29军部队成分好、文化水平较高,将这个部队调往空军,几个团分别派往青岛、徐州、杨村。”于是,臧翔坤所在团便被指派往杨村飞机场。

  后来退役了,臧爷爷保留了从军时的生活习惯,将家里收拾得干净而整洁,书桌上堆放着一摞摞军史资料,没事就坐下来翻一翻。

  很多时候,他总是独自端坐在书桌前,戴着老花眼镜,一笔一划地记录下军旅生活的点点滴滴!

  时光荏苒,70年光阴转瞬即逝,然而,历史如何被后人铭记呢?唯有笔尖上的文字可留给后人细细揣摩、品味!

  总有一种精神值得代代相传!沐浴在和平年代的阳光下,我们仍然希望这份红色基因能够代代相传,弘扬“东线第一帆”精神,不负所有为和平付出努力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泛白的布包、陈旧的相册珍藏着这位90岁老战士最